且看一個孑立行者的思,于我,早已奠定了悲的基調

來源:番號吧 2018-12-31 10:46:51
又到了一個周五,喧囂后的喧鬧。
你每次回房間后的第一件事兒是做什么?
我每次回宿舍的第一件事兒是走到衛生間的窗戶,扶著窗棱,踮起腳尖,望著“我眼前的這個小國際”。
現在這個國際里,左面曹教師一家三人,一人不才,兩人在觀禮臺上,仰視與仰視間一剎那的目光觸碰,就是你我的整個國際;右邊三棵小青竹們在與戴教師討論著什么;國際間隔正沖進來一個白衣男孩,呼喊剛剛進來的那個白衣男孩……
眼前的這個國際,每次都會讓我心動,都會有一種爬升下去的激動,成為這國際活動中的一員,可轉身的一瞬間,再無希望的蹤影。
我不屬于這個國際,硬闖進去,一切的夸姣都將被披上了“眼前的茍且”的外衣。
算了……
算了……
每周五晚飯后跨進房間的那一刻,只有我這孑立一人,與平常一個人走進房間的感覺是如此的不同。我目送著一個個火急歸巢的鳥兒們踏上回家的旅程,攜著爸爸媽媽的手掌。我更加迫不及待地走向我的國際前,如同再晚一刻我就會被什么東西圍住窒息。
那是懷念吧?
但是我在思誰念誰呢?
家?
是吧,可也不是!由于我不知道家是什么?你說家是親人在的當地,可我為什么感到絲絲涼意?你說家是放松身心的港灣,可我為什么皺起了眉頭?你說家是心畢竟的歸屬,可我卻一直在尋找我的歸屬!或許,我只是在懷念家,懷念一個飄渺的家的感覺,懷念遠方不可期的身份。
這一蓮
假定你只剩幾分鐘的生命,你會做什么?
我會特別慌,特別著急,甚至想要聲嘶力竭地吼上一嗓子,然后馬上平靜下來,發一個朋友圈與QQ動態,通知我們,我走了!然后初步回想我這時間短終身,眼眶噙滿淚水。
……你生活的方針是什么?
晚年時仍然高雅地畫著精巧的妝容,抹著淡淡的口紅,一頭銀發,靜坐于我的茶室里,淡淡地淺笑,淡淡地看著眼前的悉數。
這算方針嗎?不知道,誰也沒規定方針的鴻溝,我只知道當看到這個問題后,我的腦海里若有若無的就是這么一幅畫面。
你可認為什么付出生命?
現在沒有,假定非要說的話那可認為爸爸媽媽,然后我感到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這樣的話,悉數都能還清了吧?
以上三個問題是周四晚上共讀《大問題》時,要點討論的三個問題。
我的答復與哲學搭不上半點聯系,但是當我與這三個問題中的自己不斷對話時,又怎能說這些不是哲學呢?哲學不就是來源于對看似習認為常的工作進行考慮嗎?比如:我們為什么會為損傷一只螞蟻而感到內疚,卻理所應當地啪一聲拍死眼前每一只蚊子?
我的這些答復背面隱藏著一個什么樣的自我,為什么我會這么答復,經過這些答復我想要的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生命情況?這些是多么幽默啊!
我是一個孑立行者,喜歡孑立時的安閑遐想,享受孑立時的淡淡憂傷,卻也懼怕一個人的孑立。
門外,是低潤軟語的耳鬢廝磨,是聲聲嘹亮的男歌音,是字字珠璣的呼聲喊起——媽媽~媽媽~
且看一個孑立行者的思,于我,早已奠定了悲的基調。
 
上一篇:我一定要成為我想成為的人
下一篇:沒有了
本文標簽:
六肖中特期期准开奖结果